第108章 城108章(1 / 1)

(HP)佩妮 飘蓬随风 1778 字 5个月前

佩妮在很早以前就研究过马尔福家族的成员,知晓他们的家族已经几代单传,到了卢修斯这一代就他一个孩子,母亲也已经对外宣布死亡,如此大的家业只有父子二人。

老马尔福的长相和儿子卢修斯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看着他就能想象到几十年后卢修斯的样貌,表情有些严肃眼神锐利。

在佩妮观察他的同时,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也在打量佩妮,觉得这姑娘沉着冷静,即便见到他都不慌不忙,不骄不躁,未来不可限量啊,比他那个傻儿子要强多了。

如此想着,语气不禁带了一些赞赏:“伊万斯小姐,久仰大名!”

卢修斯惊讶地瞧瞧父亲,觉得他居然对佩妮第一印象不错,这种态度竟然比对伏地魔主人都更亲切些。他想到此,不由暗暗摸摸手腕处前不久留下的食死徒印记,若是父亲知道他宣誓效忠伏地魔会有什么反应?应该不会大发雷霆,应该不会吧……

“能够被大名鼎鼎的马尔福先生认识,是我的荣幸。”佩妮微微欠身行了个礼,对于这名第一次见面的老马尔福先生,佩妮不敢掉以轻心,根据刚才的观察,他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就像以前电视剧里放的那些老奸巨猾的商人或政客,看似亲和的态度实际上根本无从下手。

“伊万斯小姐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作为我都有听人说过,很了不起,就算是我也不能做到你这样。”阿布拉克萨斯说道,能够管理整个学校的学生事务,当年的他们可不敢破坏规则。

“这是时代的进步,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规则,我们只有顺应潮流才有可能更好的生存。”

“顺应时代潮流?”阿布拉克萨斯喃喃地重复了句,嘴角微微一勾,很是迷人,“不过很多时候规则还是需要留着的,毕竟规则能够被称为规则,是因为它经过了时间的考验。”

“马尔福先生说得不错,但一成不变并不能带来进步,就像您的生意,如果不经常寻找新的客户,生意会逐渐萎缩。”

“年轻人,你很敢说啊!”阿布拉克萨斯目光灼灼地盯着佩妮。

“爸爸,伊万斯的意思就是打个比方。”卢修斯以为父亲生气了,父亲最讨厌人说家里的生意不好,说家族的人口凋零,伊万斯这话可是捅了马蜂窝。

“我还没老。”阿布拉克萨斯勾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个微嘲的笑容,这个笑容一闪即逝,他板起脸,说,“伊万斯小姐,我对你今天来访的目的很有兴趣,你想怎么说服我?以为让我儿子帮你说情我就一定会答应你的要求?”

当阿布拉克萨斯认真起来的时候,佩妮真切地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压迫力,不过经历过死亡,也遇到过黑魔头,她并不害怕这些压力。

刚入学时面对贝拉特里克斯,她以血的代价明白了盲目的冲动是没用的,只有冷静沉着才能觅得机会。

佩妮仅仅思索了一会儿,整理好了思绪说:“马尔福先生,关于昨晚的事,我想您一定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确实学校里有会变身的狼人学生,对于其他学生来说确实不安全,但学校有很快处理,并没有让事态扩大,而且没有人受伤,受惊吓的学生也决定不追究此事。”

阿布拉克萨斯静静地听着,见她停下来,笑了下:“所以?伊万斯小姐,光如此我是无法投你的赞成票的,我是校董事,我必须向学生们还有家长们负责,而且我没看到学校的安全有任何改变。”

“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佩妮觉得老马尔福并没有邓布利多说的那样不近人情,如果能够直接说服他倒是省了麻烦。

事实证明她想得太简单了,如果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容易说服,邓布利多也不会头疼成那个样子,可惜已经答应卢修斯不拿出那份资料。

不论她据理力争还是动之以情,老狐狸都摇头否决,说到后来,佩妮觉得他就是在耍着她玩,纵然她一向不喜形于色也不禁动怒。

“马尔福先生确实不愧心硬如铁的传闻,对于一名无辜的学生都能冷眼看他陷入困境,明明只需伸手就能改变他的命运。”佩妮忍不住嘲讽。

“我不是慈善家。”阿布拉克萨斯不在乎地回答,“如果你没有其它的说辞,我想我们这次的会面到此结束,明天你能在霍格沃茨听到你那叫……总之是你那会变身的小朋友退学的消息。”

佩妮此刻觉得这老家伙脸上的笑容让人手痒痒的很,真的很想对他甩一个钻心剜骨。

“等等,马尔福先生。”眼看他要送客了,佩妮赶紧上前几步。

卢修斯心中一惊,以为她要甩出前面给他看的资料,很是焦急。

“爸爸,学校里又没有人被狼人伤到,学校也紧急处理过了,其他学生并不知道事情真相,如果我们插手了,反而会把事件闹大,你每天有很多大事要管,就不要管这种小事了。”

“伊万斯小姐。”阿布拉克萨斯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儿子转而注视佩妮,“我很好奇,你和我儿子达成了什么协议,他居然会帮你说话。”

卢修斯急得不行,深怕那件事被父亲知晓,别看他现在瞧着挺亲和的,一旦说起母亲,他立刻会化身成恐怖魔王。

该死的伊万斯,你若敢说出来,我就跟你拼了!他破罐破摔地想。

“我和他之间的协议,等到时机成熟,您自会知道。”佩妮很想把资料袋甩到老马尔福脸上,让他好好跳脚,她瞥了一眼卢修斯,“说不定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

“父亲,这件事,你别插手了。”卢修斯心中一急,脱口而出。

阿布拉克萨斯不禁变脸:“你这是在命令我?”

老马尔福变脸之后身上的气势大增,卢修斯缩了缩脖子,可最后没有后退,只是语气软化了一些:“父亲,我请求您,无视这件事,就这一次。”

瞧着儿子的表现,阿布拉克萨斯恨铁不成钢,但一向疼宠儿子的他立刻对佩妮不满,狠狠瞪了一眼卢修斯,转而对佩妮皮笑肉不笑地说:“我现在非常好奇你到底捏住我儿子什么把柄,伊万斯小姐,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要学会审时度势才能活得更长久。”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真的不明白还是装傻?”阿布拉克萨斯都要忍不住为眼前之人的冷静表情鼓掌了,笑了笑说,“把你手里的文件交出来,并留下关于那一切的记忆。”

卢修斯动了动嘴唇却没发出声响,不愧是父亲,如果是他自己根本做不到那么狠,但若是伊万斯真的如父亲所说的做,他拼命想要掩盖的真相也会被父亲知晓。

“父亲,您不能那样做,她,她……”

“她什么?”

“她在外面还有同伙,处理了她根本没用,说不定外面的同伙知道了她的状况立刻就将此事曝光了怎么办?”卢修斯越说越顺。

阿布拉克萨斯冷冷地说:“那就告诉我,她到底威胁你什么?”眼看卢修斯神情为难就是不说,冷哼一声,“只要我获得她的记忆就可以在她同伙动作前阻止此事,卢修斯,这个世界上,我最想要保护的人就是你。”

听了父亲的话,卢修斯很感动,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就让父亲知晓母亲的事又如何?在他最需要母亲的时候,她抛弃了他,那样的女人又有什么资格被称为母亲?

“临时的盟友果然是靠不住的。”佩妮眼看卢修斯被他父亲说了几句就沉默不语,嘲讽地说,“既然如此,这份资料,明天就将公之于众,让所有魔法界的人都来看看所谓的马尔福家族,纯血巫师的代表,是多么的可笑。”

“你敢,你答应我的……”卢修斯着急地喊出声。

“是你先违约。”佩妮语气冰冷。

卢修斯尴尬地沉默。

阿布拉克萨斯哼笑了声:“你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他已经站起身,一手握住魔杖并对准佩妮,“小姑娘,把东西留下,我可以放你走。”

“以为这样就能留下我?”佩妮真没把阿布拉克萨斯的威胁放到心上,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忽然向前伸出双手,猛地向上一抬。

“起来。”她说。

只见房间里的家具都悬浮起来,这个突变打乱了老马尔福的打算,卢修斯则只想用头撞墙,他怎么就忘了伊万斯小时候就狂得不行,一入学和贝拉特里克斯大打出手,整个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都被毁了,如今她长大了,这一招练得那更是一个炉火纯青。

最可怕的是,这女人可以不用魔杖都能熟练操纵魔法,若是让她拿到魔杖……

一想起她那根可怕的魔杖,卢修斯忍不住胃疼,梅林啊,还是别拿魔杖的好,否则这间书房要保不住了。

“别,别,有话好好说,我答应你的要求,一定说服我父亲。”眼看佩妮的手伸进衣兜,卢修斯吓了一跳,赶紧说。

佩妮斜了一眼卢修斯:“我给你一天时间,如果我明天一早听不到好消息,你们马尔福家族就等着被人耻笑吧!”

“嚣张的小姑娘,你以为你走得了吗?”阿布拉克萨斯被佩妮真正惹怒了,忍不住冷笑着打断他们的对话,这是他的庄园他的书房,现在书房被弄成如此情况,她居然还想着威胁他们?此刻他真的很想杀了这姑娘。

“抱歉了,马尔福先生,知晓要来你家,我如果不做好万全的准备怎么行?”

说着,她空出一手伸进口袋,下一瞬间一股拉扯的力量将她带走,从马尔福父子二人眼中看来她是突然消失了。

这让他们异常惊悚,难道有人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研究出新的魔法,可以无视禁止飞行或幻影移形等等的禁制?还是说这姑娘有跟多比相似的能力?

离开了佩妮的魔力支撑,悬浮的家具砰的一声落地,纸张纷飞墨汁四溅,房间里一片狼藉。

阿布拉克萨斯脸色很难看,忽然他想到了一点,忍不住低咒了声:“门钥匙,怎么把这东西给忘记了,这个狡猾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