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尾声之下篇文:《盛宠萌妻,总裁老公别心急!》)(1 / 1)

第422章·尾声之下篇(推荐新文:《盛宠萌妻,总裁老公别心急!》)等孩子稍微大点的时候带着孩子一起出国?

那……可不行!出国的费用很贵哎!她这种小老百姓又不像他们这么不差钱儿,当然要注重费用了!除了日常费用和高额学费,攒点钱给孩子出去玩玩长长见识还好,她自己还是省了吧!

要任性也趁着现在任性一回,自己好好的宠宠自己,以后没人宠自己了,那就得脚踏实地的挣钱养家!像个男人似得给她姑娘赚奶粉钱!

尽管现在还不知道孩子的性别,但不都说什么‘酸儿辣女’么?这段日子她变得越来越能吃辣,这肚子里以后肯定是女孩。女孩好啊,人不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么?把林伟这个男孩子伺候大,以后换个小女孩伺候肯定更有经验,也更得心应手。

林夕突然就觉得,她这还没开始当妈呢,怎么就有种‘老妈子’的感觉了?

虽然拒绝了岳海洋陪着她出去油走的提议,林夕却请他帮忙指定了一份油走计划,哪里有什么好玩的,从哪里去哪里不会错过路上的风景,又是最便捷的路线等等。毕竟他这个大医生全世界的跑,这点可参考意见应该友情提供一下吧?

他一直都认为她应该多笑笑,也曾一度认为他可以令她脸上重见笑容,可是当现在她在他面前这样心无城府的笑着时,岳海洋才突然觉得,原来能够让她这样笑的,是自由。

想到这,岳海洋心里所有的不舍,所有的不甘,所以的牵挂到了这里后仿佛终于有了一个终结。

也许她需要他,但仅仅止步于朋友的需要,其他的她只需自己,不需要任何人进入她的生活。

林夕是做飞机走,所以岳海洋把她送到了机场。两人才刚刚下车,还没等进大门,就见正门突然停了一辆suv,然后从上面走下几个装着迷彩的男人,一开始林夕看了眼,还只觉得古怪,后来竟整个人都惊呆了的发现,那几个男人竟从车上下来,手持机枪的朝着周围的人就是一顿扫射!

在现场那轰鸣的机枪声中,周围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林夕直觉得这种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画面就这么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边,那种刺激感让她惊的当场竟失去了做任何反应的能力!还是岳海洋一把把她扯了下来避身在车体旁边,甚至连开车门都来不及,林夕只听那子弹射击在车门上发出的咚咚声!

林夕完全被吓坏了,甚至连大气儿都不敢喘,对方根本看都不看来人,更不看是哪个国家的人,整个机场外面瞬间变的一片血腥!

如果不是有这车子的阻挡,估计现在这子弹就是打在他们身上了!

在惨绝人寰的尖叫声中,林夕浑身颤抖到不行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倒在地上,血洒当场,那种震惊若非在现场的人是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那是一种被死亡紧紧攒在手心的感觉!

眼见几个男人在扫射完后先冲进了大厅,另外有个则持枪朝着他们这边走来,似是要看一下他们这边的人都死透了没有,他的责任好像就是为了要灭口!

林夕紧张的胸口一片抽疼,他们身边的人基本上全部都死光了,但那歹徒经过一辆车旁边时,那个瞅准了时机准备逃跑的男人还没等跑出两三米,便被男人一枪击毙!

而他们所隐藏的距地距离男人不过只有二十几米!

被他发现是早晚的事!

“林夕,等会我去引开他。你抓紧时间上车躲起来!”

一听这话,林夕顿时紧紧抓着岳海洋,死死的抓着他,说什么也不肯走!

可她却分明很清楚!随着男人越走越近的脚步,他们两个只会一起死在这里!

她绝望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虽然她不想死,不想让肚子的孩子死,但是她没有那个资格让岳海洋替她去死!

可是,岳海洋却突然俯身在她额头印上一个吻,低低的道了句,“活下来!”

然后便突然飞奔出去就是一阵狂奔!

歹徒看到有活的人,立刻调转枪头就去扫射!索性岳海洋虽然跑的快,避的也及时,连续几次扫射都是险险的避过!

但是这样下去的话他必死无疑!

这是一场猫捉老鼠的行为,林夕觉得如果她就这样躲在车里,眼睁睁的看着岳海洋为了她去死的话,那么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安心!

正当她准备冲出去时,突然见一辆吉普车不知从哪冲了出来,对方精准的发射让男人立刻躲了起来!

训练有素的男人在找到一个藏身的地方后就开始了躲避式射击!

岳海洋便喘气便看向车里的男人,竟惊讶的发现那男人是郁绍庭!

原来他真的没走!

车子目标太大,借着射击对方躲避的机会郁绍庭下了车,一个利落的翻身躲避便来到了岳海洋躲避的地方。

“想不到你会来!”

岳海洋的话郁绍庭抵靠着车门的直喘气,却笑笑道,“我女人就在这,我还能去哪儿?”

岳海洋也不禁笑,这个绝顶可恶的男人!

却也不枉林夕对他的一往情深了!

让岳海洋意外的是,郁绍庭竟把枪扔给了他,“拿着。”

“你带了几把来?”

对于他们这种平时身上会带枪防身的常况,岳海洋并不意外。只是——

郁绍庭勾唇,“就算是为了这一地的人,为了林夕的安危和我们俩的死活,这个男人也必须解决掉!所以等会我做诱饵,你解决了他!我可是听江弈城说你枪法还不错。”

“你做诱饵?哼,你要是被一枪崩了的话,林夕下辈子还不得恨死我了?更何况你枪法可比我准,还是我做诱饵的好。”

郁绍庭不耐烦的道,“你?省了吧!枪法快慢在这个时候不重要,重要的是身手一定要敏捷!在这点上来看我确实比你好一点,至少你能坚持十几招,我可以至少坚持到二十几招。”

岳海洋心头一沉!也就是说,郁绍庭手里只有一把枪?而他现在把这把保命的枪给了他?

就见郁绍庭拍了拍岳海洋的肩膀,“虽然你挺招人恨的,但介于你把我老婆照顾的白白胖胖,开开心心的,我就姑且原谅你好了!”

还没等他不屑的推开郁绍庭的手,却见他神色忽而认真的低声道,“兄弟,我信你。”

也许在电影中,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在这时候对另一个人说,“如果我发生了什么事的话,以后她就拜托你照顾了!”

但是他却没有这么说,他说信他,那便是不论如何他都会保全自己的活下来,由他亲自去照顾林夕,而不依附于任何人!

在郁绍庭飞快的跑起来时,岳海洋立刻紧张的端起枪,这种冰冷的东西在他手中握紧的时候,他从未有觉得紧张过,也从来没有任何场面能够令他紧张,但是现在他却紧张的连手都在微微发抖!更是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谨慎!就算在手术中都从未如此精神集中的警惕过!

他知道,郁绍庭对他的信任,无异于把自己的生命都交付在他手上。

而最可笑的是,他还是他的情敌!

虽然岳海洋对郁绍庭之前充满了不满,但是现在他不得不说,如果在他心中江弈城算是男人中的男人,那么他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一点都不输于江弈城的胆识和气魄!

也难怪……

林夕会对他如此的恋恋不忘!虽然他一点也不比郁绍庭差,但谁让她先遇到的那个人是郁绍庭,以后,只怕再优秀的人也入不了她的眼了吧。

而在生死面前,爱情上的纠葛和争夺顿时变得渺小而微不足道起来!

……

当林夕看到郁绍庭的时候,顿时一脸惊讶!他怎么会在这里?

但如果说先前她在为岳海洋紧张到不行的话,那么郁绍庭现在这危险的举动就更让她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他在朝着她这边迅速跑来,却又边跑边躲避的不停在绕圈子,发射出来的子弹几乎次次都是贴着他身侧擦过去的!林夕紧张到不行,生怕他这举动一个不小心就挨了枪子,却不想只听一声鸣枪,那个端着枪的男人突然闷哼一声,腹部中弹的重重摔倒在地上!

眼见对方倒地,郁绍庭这才弹出躲避的身子,不由得回头朝着岳海洋的方向看去,他投递过来的眼神虽然看起来淡定,可眼底还未抹平的惊险却让他不禁莞尔的冲他比了个拇指!

然后他丝毫不理会对方的眉头紧皱,连忙跑向林夕,而这会林夕也起身往前迎了几步后,紧张的查看起他身上来!“你怎么会来?你不是回去了吗?刚刚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有多吓人!多让人害怕!”

面对她控诉的啧怪,郁绍庭却在那自顾的咧嘴笑,“丫头,你在这里,我还能去哪儿?”

林夕的心被狠狠的一震!周围那浓郁的血腥味让她神经生生的守着刺激!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就在刚刚发生意外,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素不相识,却活生生的生命就那样倒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突然就觉得,生命何其脆弱!

是啊,谁也不知道自己哪天就遭此横祸了,为什么不能趁着还可以在一起时好好珍惜?他爱的是谁有什么关系?她是不是替身有什么关系?

唯一有关系的是——

她爱他!她想和他在一起!她真的真的……好爱他啊!

只要趁活着的时候还可以去爱,还能在一起,其他的事情,真的重要吗?

林夕眼圈一红,下一刻他却抢先一步的把她拥入怀里,“林夕,我都知道了。对不起,我想告诉你……”

还没等郁绍庭说完,他突然眼角一瞥,当他不经意的透过反光镜看到身后的景象时,顿时脸色大变的一手紧揽住林夕的腰,一手紧紧护住她的头,利用最后的时间把两人调转了90度的方向!

林夕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从头到脚保护十足的她只听耳边响起几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和身体猛然连带的震动!

她吃惊的抬头,就见郁绍庭脸色苍白的像纸一样,下一刻她直觉得胸前一片湿润,那滚烫的鲜血从他腹部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刺伤了她的眼……

……

就在刚刚郁绍庭和林夕拥抱的时候,虽然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岳海洋心头有些涩然,但是看得出,现在林夕拥抱着的这个男人,才是她唯一想要的,而他应该为她高兴的。

可是却想不到,下一刻当他看到原本侧对着他的郁绍庭突然把林夕紧紧的纳入怀里,背对着这边时,枪声响起,他惊讶的看到有个蒙面男人刚从里面出来,似乎是查看情况,又似乎是准备逃跑,正撞见郁绍庭和林夕,便朝着他们开了枪!

也不知道郁绍庭是怎么发现的,甚至连他都一点也没有察觉!

眼见着郁绍庭在最紧要的关头用生命护住林夕,身中数枪,岳海洋大脑一片轰鸣!他甚至来不及想太多,便像疯了似得躲避都没有躲避,直接露出半个身体,在歹徒发现他后,还没等调转枪口,他便果断的连开数枪!

虽然枪枪都不足以致命,他们也没有那个权利直接灭口,可却足以让他再也站不起来!

而当岳海洋僵硬着手臂放下枪的时候,只听林夕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他霍地回头,林夕抱着郁绍庭双双瘫坐在地上,周围鲜血蔓延出一朵刺目的花……

***

余非说过,郁绍庭这种妖孽注定是要祸害千年的,哪有那么容易死。

虽然当时他流的血让她差点一度昏厥,可是在经过整整一下午一`夜的两次抢救后,他总算命大的活下来了。

当时郁爸和郁妈在得到消息后都赶了过来,当时郁绍庭已经脱离了危险,彼时已是凌晨三点多。

她一直以为梁倩在知道郁绍庭为了她才受此重伤,两度生命垂危却都从生死线上回来,全是因为她,她一定会恨不能手撕了她!

可是却想不到,在他们来了以后,除了梁倩眼圈是红的,对她她没有说过半句话。自从进了郁绍庭的病房也没有出来,里面也是安安静静的。

虽然岳海洋让她去休息一会,可林夕一点也不累,郁绍庭还没醒,她整个人的状态就始终保持在非常清醒的频道,半分倦意和困顿都没有。

那伙在机场造成血腥的歹徒已经被尽数击毙和抓捕,通过医院的电视林夕得知他们是某恐怖组织的,制造这场惨案就是为了引起动`乱,报复政aa府。

现场一片凄惨,有死者家属哭到昏厥崩溃,现场弥漫着血腥和哭声,已经有市民自发组织,陆续到发生惨案的地方去献花。

这个城市经历了一场如此浩劫,仿佛天空都弥漫着一种冰冷的灰影。

早晨五点多的时候,想到大家都没吃饭,陪她坐了一`夜的岳海洋也靠在医院的长椅上睡着了,林夕把外套披在他身上,便出了医院为大家买早饭。

去的时候,可能是有些心不在焉,在过马路的时候如果不是身后突然有人拉了她一把,她差点被那辆急速驶过的车撞到!

一回头,却想不到身后的人是郁妈。

“你这孩子,怎么过马路也不看车呢?刚刚多危险。”

她眼中蕴着复杂,更多的是一种担心。

在这个还带着浓重寒意的清晨,林夕却分明鼻酸的感觉到一丝暖意。

她知道,虽然以前梁倩不喜欢,却常常在郁绍庭面前装着关心她,但是现在,她那同样苍白的脸上,眼中的关心却是真实的。

她没有责怪她一句,反而还担心她。

“去买早饭吗?我和你一起吧。”

梁倩说道,随之拉起林夕的手,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怕她再因为恍惚而遇到伤害。

她们找了一家早餐店,林夕点了几样菜后,就见梁倩皱眉,“怎么点的都是绍庭爱吃的呢?你呢?我听说……你怀孕了?唉,看你这孩子瘦的,就算没怀孕都要多吃一点,现在有了孩子,更要为了孩子顾及自己的身体才是啊。”

林夕想:原来郁妈对她的态度转变,是因为知道她怀孕了?

在这个节骨眼,为了不引起更多的担心,也为了多吃饭才有力气照顾郁绍庭,又不饿着肚子里的孩子,林夕还是点了几个菜,虽然她一点也吃不下。

医生说郁绍庭最快也要中午才能醒过来,而他们买的早餐份数太多,倒不如她们在这吃完再带回去。

这是她们第一次心平气和,毫无压力的坐在一起吃饭,这也是林夕第一次觉得和郁妈在一起有家人的感觉。

其实郁妈也吃不下,她一直在维持着舀汤的动作,半晌她轻声道,“林夕,我认输了。这次是真的认输了。输给了绍庭这孩子。”

接着,通过郁妈的口林夕才知道,原来她跟她说的一切都是骗她的,她会知道那天险些造成车祸的细节,也是她一直派人暗中跟着他们,留意他们的一举一动。郁绍庭那么爱她,甚至为了她连生命都可以不顾,如果她只是一个替代品的话,他何须做到如此?

而他也同样会用生命去保护余非,那不过只是一种本能的人为反应,不是因为那个人是谁,就算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他善良的本能也会这样做,难道他会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被车碾过吗?那个时候的事发,根本不是你能够用头脑去区分利弊和考虑后果的。

对于她离开的原因虽然他并不知道,可是他却从邻居口中无意得知梁倩来的事,当时听对方的描述他就猜出是谁了,而当郁绍庭愤怒的去质问她时,梁倩也没有否认。

她知道林夕走后,心里就更加确定,像林夕自尊这么强的女孩子,若是离开定然再也不会给他机会,就算是他找到她,她也不会回来,到时候一个巴掌拍不响,他早晚会因为自尊受挫而恼羞成怒,再到后来的主动放弃!

她是这么想的,可她却错。

她没有看到她自尊受挫,也没看到他恼羞成怒,更没有看到什么主动放弃,她所看到的是,她从小骄傲的宝贝儿子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彻底断绝了和他父母的关系,放弃了锦绣乾坤,撒手了国内的一切事,甚至连他名下的产业都开始渐渐变卖,有在美国开始咨询专业的打算!

似乎是她在哪,他就在哪!就连联系方式都彻底断绝的没有任何的犹豫!

这次,她是真的知道自己做的事深深伤害到了郁绍庭,也正是因为他这次没说一句重话,只说“妈,这次终于如你所愿了。以后你就当白养了一个儿子吧。我不想对不起任何人,但是如果注定要选,我也要当父亲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不能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妻儿。哪怕我儿子以后像我这样义无反顾,他们依然是我永远不变的首选。”

那时她才幡然醒悟,她到底铸造了怎样的错,造了什么孽,凭着幸福的晚年不享,凭着清静的人生不过……

郁绍庭今天躺在医院里,她从没想过要怪林夕,她只怪自己,如果她早点让他们在一起,不做这种挑拨离间的事,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这也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吧!

眼见梁倩用纸巾擦拭起眼角,林夕轻轻把手覆盖在梁倩的手背上。“他一定会没事的。”

虽然此时此景让林夕也不由得落下泪来,心结终于在这个时候解开,但是真的一点也不晚。而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落泪,她也努力展开一个安慰坚强的笑容来。

她知道,对那个一向福大命大的男人来说,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他也不会舍得走的。

“林夕,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以前的事是我错了,是我太偏执太自以为是。其实我一直不敢去了解你,而是我每了解你一点,就会忍不住喜欢你,欣赏你。其实我只是不平你抢走了绍庭的爱,可是后来才知道,想要真正的不失去,反而应该做的是放手,而并非紧抓不放。我现在不想去争,也不想去操控,更不想再作茧自缚下去,虽然现在心里担心着绍庭,却有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只是不知道……林夕你还恨不恨我?”

林夕笑着摇头,“我从来就没有恨过你,可怜天下父母心,你像我一样爱郁绍庭,我又为什么要恨一个爱他的人?只是,这次的事让我明白,没有什么事比活着,一家人在一起,和把握眼下的幸福更重要的。所有的痛苦纠葛,介意心坎,所有的愤愤不平,处心积虑,所有的百思不得其解,不可原谅,在生命的重量前面,都变得微不足道。”

“孩子……你真是让我惭愧……我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绍庭非你不可了。更明白,为什么当初李嘉萱会这么快就接受了看似平平无奇的余非了。你们反而让那些出身高贵灵魂狭隘普通的名门女孩,都黯然失色了,我是眼拙,却幸而绍庭独具慧眼。从头到尾都没有放弃过。我想这是比他成为一个比他父亲还要优秀的人,更令我欣慰和自豪的事了。我相信他以后一定会是个好丈夫,更是个好爸爸。当然,如果他日后有对你不好的地方,那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林夕一边点着头,一边泪水顺着脸上的笑容滚滚而下。

四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林夕终于等到了这久违的温暖。

***

你见过的病人最不靠谱的是哪种?

有没有那么一种是,一醒过来就跟她装失忆吓唬她,多半是欠抽的那种?

林夕还记得,当时郁绍庭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中醒过来时,他竟谁都认得,却唯独不认得她,搞的林夕都懵了,当时面对他一脸‘小姐你谁’的陌生表情时,她当即急眼的道,“我林夕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怎么回事?他不是只有身上中弹,脑子没中弹吧?怎么会不记得她了?

却听郁绍庭问,“林夕是谁?她是我什么人?”

梁倩在身边皱着眉说,“林夕是你妻子啊!你最爱的女人,绍庭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郁绍庭臭着张脸,“妈,我又没问你,你干嘛替她答?”

林夕深吸一口气,“虽然我还不是你妻子,虽然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最爱的女人,但是——我是林夕,林夕大了什么鸟儿都有的林,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夕。你是我最爱的人,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唯一想要嫁,唯一想要在一起的那个人。也是你孩子的妈,别的你可以赖,但是这点你却赖都赖不掉!而且,我现在是母凭子贵,你更赖不掉!”

说话间,郁爸和郁妈默默的走去,把时间留给这对小夫妻俩。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他都呆了,只愣愣的说了句,“怎么有种,好像买一送一的感觉?”

然后他盯着林夕,从头到脚的扫了一圈,“那你是什么鸟?”

林夕微微一笑,小手已摸郁绍庭的耳朵,一拧!彪悍劲儿毕现!

“你丫的要再给我装,我就是啄木鸟,啄死你!”

“哎!疼疼疼!姑奶奶,亲奶奶,我肚子上的伤口要裂开了!”

林夕扬眉,“记得我是谁了?”

郁绍庭双手护耳的大声道,“你就是我活祖宗!”

林夕得意洋洋的哼,算这小子有良心!没白怀他的种怀的那么辛苦!

***

从郁绍庭醒过来,他就忙着要跟林夕把所有的误会都解释清楚——

“报纸上的新闻那只是应酬,那些女人是客户找的,我根本看都没稀看一眼,只想快点把协议给签了,快点回家守着你!林夕你要相信我!你看我现在苍白没血色的脸,我的清白比这都要苍白难看上几百倍!”

“那段时间我之所以会那么忙,不是为了锦绣乾坤,而是为了你,你不是一直说很想去云南吗?我已经在云南买好了一套临水别墅,我知道你不喜欢闹市,虽然距离有点远,可有我天天陪着你。别墅内部是我亲手设计的,现在已经开始装修了,等孩子生下来以后我们就能住过去。而且我已经在那边投资了新的旅游酒店,不是以郁家的名义,而是以我郁绍庭的名义。所以那天你把那份协议弄湿了我才会那么着急生气,你都不知道为了这件事我筹划了多久!当然了当然了,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我怎么敢怪你呢?”

是,她一直最想去的就是云南丽江,在当初离开的时候她不是没想过去那里。只是她不想去。

那么美丽的地方,一定要在心情最美丽的时候去,不然的话就会辜负了如此美的景色。况且,她一直都想要和最爱的人去。她一个人,太寂寞。

林夕突然发现,原来从那时她果断的否决了去云南时,虽然她决定离开他,内心却从未停止过要有一天要和他一起去云南的想法。

只是她没想到,郁绍庭居然把他说了一次的话上了心,甚至房产都置办好了,只为给她一个惊喜。他那段时间忙成这样,是真的累,真的在像陀螺一样忙云南和锦绣乾坤的事,而她那会儿还在患得患失的觉得,是不是她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或者是他已经后悔跟她来t市了。

原来,是她小心眼了。是她不够贴心和善解人意。

“不是……亲爱的你别这么看我,怪慎人的,我怪害怕的……其实我想说的是,你那饮料洒的好,洒的太妙了,这样又给了我一次提升和锻炼自己的机会!”

“你为小伟辛苦了这么多年,现在也该让自己放手,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了,还有,其实小伟他从未怪过你,他只希望你能选择自己的生活,而他,已经足够具备养活和照顾自己的能力。”

“你是不是还在介意我曾经喜欢过余非的事,真是个傻姑娘,我说过,什么都可以随便,唯独结婚的事我绝对不会随便,我爱的人是你啊傻丫头!我现在只把余非当朋友!其实说白了,以前我对余非的感情就是基于小时候的情感。是一种欣赏,也是一种感激。如果我对余非有对你这么爱的话,就算是她和江弈城结婚了,我也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抢过来!要现在江弈城要和我抢你,我绝对死都不会让!我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但是人生只有一次,哪怕我做了混蛋,我也不想一辈子痛失挚爱。可以让一个人放手,并且衷心祝福的,没有什么特别原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不够爱。不够爱的让你无畏打破伦理道德,不够让你宁可被全天下的人唾骂也要在一起。”

郁绍庭觉得,你看看,这自我剖析多深刻,多感人!可林夕却托腮道,“你想打破也没用,人家余非爱的江弈城,你就不用在这一个巴掌没人和你拍的自作多情,脑洞大开的做这么多设想了。”

郁绍庭唇角猛地抽了抽!

你看,他老婆就是这么实在!这么一针见血!这么让人只敢爱不舍得恨啊!

不过,咱以后能不这么直接么?人艰不拆啊姑娘!

“唉,虽然你在美国和岳海洋在一起我特别的伤心痛苦,但我从没怪过你,当然,你不用觉得感动,我是相信你,也理解你,更愿意等你,哎,其实想想我也个挺好的男人,看起来好像挺花心的,可是当一定情定某人时,那简直就是‘除去巫山不是云’啊!”

对于这些,林夕只用翻白眼来表达她的想法。

她现在才想到,他那晚会做梦梦到余非,那也是晚上险些发生的车祸太惊心,刺激性太大,才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她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就把他判了死刑!也难怪当时他追到美国时对于她的绝情会如此的痛心!而她后来可笑的问一个正睡觉做梦的人到底爱的是谁,现在想想,的确是一件逗比的事。

“那天晚上在小巷子里是不是你吻的我?”

面对林夕的问,郁绍庭一愣,随之扬眉,“必须得是!你该不会以为是一场艳遇吧,所以一直耿耿于怀,至今难忘?”

他那狭促的揶揄让林夕了然,“的确耿耿于怀,至今难忘,早知道是你怂的一头栽进了水沟了,跟落水狗一样狼狈,我就不救你了,害我平白受了场惊吓,回头那么累还得把给你扑腾的那么脏的衣服洗了。”

郁绍庭:“……”

真不敢让这小妮子满血复活啊!他镇楼镇不住啊!

“我一出门总感觉有人跟着我,是不是你?”

“我不是怕你遇到危险么?所以就在你们对面租了房子,只要你出门了我就跟着你。”

也是这样他才能在机场即使出现!

“老婆,不管怎么说你看我这次也差点为了丢了性命,这不看功劳也要看苦劳的,虽然我没残但却伤的很重,所以你可要为我负责,不能再一生气就哒哒的跑到那个岳海洋身边去了,我这小心脏哪受得了那个刺激。以后我有什么错,你有什么事咱们要及时沟通,一切工作我来做,我的错误我立马改,你的错误我帮你改,你不用做,什么也不用做!我到现在都觉得,那天看到你们在一起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林夕挑挑眉,就这油嘴滑舌的劲儿,他要是再接着说下去的话,她才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呢!

***

林夕怀孕的期间一直很能吃辣,九十斤的身材倒是怀孕后才胖了二十多斤。肚子甚至都不太明显的大家估摸着孩子最多就六斤左右。

六斤都算小胖子了呢!

酸儿辣女,以至于全家都认为肯定是个女孩。但郁绍庭却总有种感觉,林夕肚子里是个儿子!

虽然林夕觉得自己的孩子,男孩女孩都一样疼,但是像郁绍庭这样的家庭,这么大的家业,肯定是希望生儿子来继承的。反正也喜欢小朋友,她就在心里盘算着,趁着年轻能生多少就生多少。机会多,几率自然也就上升了嘛!

其实经历了这么多,对于郁家二老来说,只要他们都是健康平安的,男孩女孩都好,他们都喜欢。

……

数月后,林夕在医院自然生下一个七斤六两的大胖小子。

全家想的都是女孩名,却只有郁绍庭想的男孩名用的上。

郁玦。

玦,半环形有缺口的佩玉。

这个名字好么?众人不约而同的觉得,听起来好像有种不完美的感觉?

郁绍庭意味深长的解释:没有人的人生是完美的,只有不完美的人生才会有很多难忘和动人的曲折。

玦是绝世美玉,高贵无暇。

而那个缺口,是在等着日后有那么一个人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融入进你的生命,用爱来契合你为她而留的那个缺口。

那是一道门,通往你内心深处,只允许她一个人走进来的门。

(终)

***

磨了这么久终于写完了,几天下来一直在想该写个怎样的结局。一晚上没睡的终于写好了,希望这个结局大家喜欢。同时希望大家移驾新文《盛宠萌妻,总裁老公别心急!》,收藏支持一下,感谢!